Plugin-free Related Posts on GitHub Pages

发布于:2015年1月2日 1时20分
It seems geeky to host a personal blog on GitHub Pages. Suffered too much pain with other blog services as well as the huge wordpress, I have finally migrated my blog here. GitHub Pages, however, has …

追忆我的博客变迁史

发布于:2014年12月31日 17时4分
前言 在GitHub Pages上把博客重新搭建起来后,由于觉得起初文章数目少,就尝试着把旧博客文章导入到新系统中来凑数。刚开始本想着挑选几篇自己觉得还凑合的就好,但翻看起旧时的文字,却生出了一番别样的感触。于是索性不论参差,一股脑儿全给搬过来吧。经过好几天的零星努力,终于赶在新年来临之前,(相比过去的失败)成功完成了最新的这次博客迁移。 蓦然回首,这几年所写博客的数目竟已有九十多篇,而最早一篇帖 …

新驻GitHub - 重搭个人博客

发布于:2014年12月24日 5时39分
符号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符号,因其所代表的含义,符号被赋予了生命力。程序代码如此,博客文字也如此。当我在键盘上敲下一串有意义的符号时,我时常会感觉到那种生命力的存在,它流经我的手指,鲜活地跃于屏幕之上,而我只不过充当了它进入这个世界的桥梁。 近几年忙于各种事务,无暇打理先前通过花生壳动态域名搭建在自己台式电脑上的博客。在荒废了很久以后,终于借着一次重装系统,长期地关闭了该博客。虽然缺少了博客这个平 …

Gentoo初识

发布于:2013年9月22日 9时58分
世上有这样一类东西,当你越了解,就会越喜欢,Gentoo便是其中之一。 对于Gentoo Linux,我其实从三年前便开始使用了,主要原因是实验室服务器上大多安装的是这个发行版,而我有幸参与了其中一部分服务器的维护工作。虽然也经常使用emerge命令来安装软件或进行系统升级,但却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有深入探究过Gentoo底层是如何工作的,没能体会到其精妙,却反而总是叫苦于各种具体软件包自身的不兼容 …

用命令行进行大小写替换

发布于:2013年8月21日 7时16分
在linux下用多了,习惯了大小写敏感,看到来自windows的全大写的文件名就特别不舒服。于是就需要用到批量修改,这时才发现tr比sed好用: $ ls | tr '[:upper:]' '[:lower:]' 修改文件名: $ for f in *; do mv -v -f $f $(echo $f | tr '[:upper:]' '[:lower:]'); done 并且在Linux …

HeLa细胞系与科学伦理

发布于:2013年8月13日 5时3分
HeLa细胞系是在生物医学中使用得最为广泛的细胞系,它取自1951年一位宫颈癌患者Henrietta Lacks的癌组织,是第一个成功实现体外培养的人类永生细胞系。该患者在细胞系建立起来的半年后因病去世,但她却同时以另一种方式在许许多多实验室的培养皿中得到永生[1]。这个细胞系在60多年来被不断传代培养并沿用至今,对整个生物医学的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 今年先后发表的两篇文献[2,3],用新一代高 …

心情不能平静

发布于:2013年8月10日 7时38分
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比戏剧更加跌宕起伏的戏剧。一件事尚未结束,就会又有新的事情接踵而至,让人应接不暇。 小时候,外祖父和父亲就曾经分别跟我说过:人从生下来起就是来受苦的。我一向乐观惯了,不曾觉得,到如今,似乎才开始有所体会。 希望这次的坏消息只是个很小很小的插曲。

New Beginning

发布于:2013年7月24日 3时26分
For various reasons, I have paused my blog for quite a long while. During the period, I gradually felt that, without writing and sharing, both passion and creativity had been moving away from me, …

值得纪念的日子

发布于:2010年3月26日 0时56分
今天,准确地说是昨天,2010年3月25日,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我终于重获新生。 评论(备份自原博客): 2010-03-26 16:41:00 cloud_wei: 恭喜恭喜:)

未定的未来

发布于:2010年3月22日 13时56分
记得电影《预见未来(Next)》的末尾有一句很经典的台词:“The thing about the future…, every time that you look at it, it changes.” 最近的遭遇起落不定,充满了戏剧性,让我几乎有些迷失了。在我已经完全放弃读研想法的时候,竟然得到一次破格参加复试的机会(我知道对于这个奇迹我有很多很多人需要感谢,甚至包括烧高香超级灵验 …